您好,欢迎访问蒸压釜设备网站http://www.dhahe.com!

关于我们 |
全国服务咨询热线18736209989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关于k彩娱乐平台官网

 k彩娱乐平台登录官网让你学会孤独管理:一个人的旅行,  面对生命伤痕,中年唐伯虎  一个人的疗癒旅行  年华老去,始终都是人类的生命课题,
 
严肃,
 
也无奈,而且回避不了。
 
只是,第二次世界大战後的战後婴儿潮,
让地球人口开始快速倍增,你我彼此更加拥挤,人际关系却是更加冷漠了。
 
齐豫的〈答案〉歌声有「天上的星星为何像人群一般的拥挤,地上的人们为何又像星星一样的疏远?」因为人口大增,产生高压竞争,
分配资源变少,众多老人所衍生的国安问题,更加严峻与不堪。
所以,我们都要不断地认识新形态的老人问题,也要强迫自己适应更多未知的未来老年。怎麽办?
 
 
  现代人,或是说现代都市人,
 
他们长年埋首於工作,专注柴米油盐,
 
一年复一年,白驹过隙,当他抬起头来,
 
才猛然察觉已是白发满头,青春已逝。
些许悲鸣,些许感伤,更多的是,
 
对未来生命即将消逝前的茫然,
原来「变老」是这麽容易的事,忽然不知这剩下的日子要如何过下去?
  盘整自己对「快乐」的认知,看似简单,
却是脚步凌乱不知这有什麽好乐的?长年蜗居城市,
 
他们早已经丧失清风明月的感性能力,也隐藏无踪曾经有的童真与诗意,他们以有限面对无限,仅能同意苏格拉底所说的:「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。
 
」  怎麽做?我有一个主意,
 
就是设置「孤独管理学院」,这是属於国民义务教育的一环。
我们都知道预防胜於治疗,所以我们要预习老化,
 
不要自己傻傻地面对山穷水尽,毫无作为地让自己的晚年任其孤寂枯萎。
  我开始倡议:「六十岁,
需要强迫进行新的学习,
那是另一种的国民义务教育。」这些资深国民要开始学习「武装」自己的生理与心理,
 
生理部分要懂得养生,
 
心理部分要规画「养心」。
 
养生保健就是延迟肉体老化,养心却是人生的心态新功课,
 
它需要畅然修补过去我们所疏忽的「自在」,这是生命态度的重新回归,
 
找回温柔,找回诗心。
  我以为「一个人的旅行」绝对是办法之一。
  在《易经》有一卦〈离〉,
说的是情感的依附。卦辞说明:美丽的火焰,
就是要「依附」在薪材上才能熠熠燃烧;声势惊人的水泷,也要「依附」千仞高山悬崖上「瀑布半天上」,才能「飞响落人间」。
 
  依附,人生在世不可能没有它。大部分的我们一辈子「依附」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
 
有人则依附在思想信念、宗教信仰、哲学信条。看看古人的老年孤独样貌:有人「依附」晒日、小饮、种地、音乐、书画等等生活小事;
欧阳修老年时自乐读书;陆游老年时自称惰农,就爱赖在竹床听鸠语闹;陶渊明老年时一样采菊东篱下;
白居易则是整夜未眠,
 
静听冬雪的声响,
 
那是沉重的厚雪把翠竹压折了劈裂声音;柳宗元清晨独游江边看蓑衣客钓鱼;元稹老年时开民宿谋生,喜欢把环境弄得户牖深青霭,
 
阶庭长绿苔……  唐伯虎则在一连串顿挫之後,找到释放灵魂的力量,也懂得自在依附「无常」,自称「六如居士」,
所谓「六如」,源於《金刚经》:「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
 
应作如是观。」说的是一切事物,皆是缘聚则生,
 
缘散则灭,变化靡常,
执捉不住,如梦、幻、泡、影、露、电一样,似有似无,
 
皆为虚而不实之相。
  多说点唐伯虎吧!
「唐伯虎点秋香」是後世小说家杜撰的故事,
 
他的命运其实多舛不堪。唐伯虎幼时慧黠早熟,才气纵横,二十五岁前游戏人间。
二十五岁时,父亲去世,
母亲接着病故,一阵慌乱後儿子竟早夭,
爱妻徐氏撒手人寰,连他嫁到外地的小妹也自杀了。一辈子的好运都用光了,悲伤的唐伯虎不知所措,
 
哀痛无处可诉,终日长歌当哭,
转而嬉游无度,行为甚至更加怪诞。之後半生坎坷,
 
偶尔振奋却又重重摔倒。
  三十二岁的春天,
唐伯虎一个人去旅行,
 
那是一场「孤独千里大流浪」。
流浪或是归隐,都是过去文人自我梳理思绪或是暂时解脱的方法。
不见得想独自一人,只是不想被打扰。他以一叶扁舟游历了许多地方,
 
这段孤独的苦旅,途中留下许多创作,
 
他在游历之地绘了〈函关雪霁图〉、〈落霞孤鹜图〉等堪称代表作的山水画卷。在〈落霞孤鹜图〉左上题诗:  画栋珠帘烟水中,落霞孤鹜渺无踪;  千年想见王南海,
 
曾借龙王一阵风。
  诗中的「王南海」就是唐初的诗人王勃,他的代表作品之一〈滕王阁序〉有「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」。
 
唐伯虎借用王勃的典故,潜意识里露出他对王勃少年得志的羡慕,而自惭创伤与困境,甚至为自己的坎坷鸣不平。
 
 
  唐伯虎这趟的一个人的旅行,不是自在,而是自怜,
 
他的悲怆成就了艺术,却也添增了他的惆怅。这次的独旅结果,
仅是让他接受过去的挫败,让伤口结痂,但没有让他云淡风轻。
 
他仍有梦想,他的生命仍要淬炼。
  五十岁的唐伯虎,玩月旅  行後的顿悟,
说说「诗心」  疗癒  几次创伤,人生依旧困顿,唐伯虎回到苏州继续挥毫卖画,
和风细雨过日子。直到蓦然惊觉自己五十岁了,生日当天,
 
写下自寿诗〈五十诗〉,他说本来还觉得自己是童儿,怎麽四十九个年头过去了。五十岁对古人而言算是老年了,
 
何况唐伯虎的余命仅剩六年不到,他对於猝不及防的五十岁生日到来,感慨万千。
 
  就在自怜五十岁之际,旧友盛情邀请他到无锡剑光阁「玩月」,诗酒盘桓。玩月?
唐伯虎欣然前去,这次的旅行在无锡住了十天後,他在书案上看到〈山静日长〉字墨一则。那是一篇散文,
原为宋代罗大经所作,「山静日长」原指山中静寂,时间过得很慢,文章里写道在山中闲居,
 
清淡却是自在。
 
唐伯虎细读文章颇有触动,他神游於〈山静日长〉里,将文词意境化为十二幅图。
 
  唐伯虎心境已非十八年前的独游,
他绘出内心的闲适山水旅行,空旷幽深,清润秀雅。当十二幅画轴完成不久,
王守仁也恰巧飘然到了剑光阁访友,两位天才彼此慕名,初次相遇,一位五十岁,
 
一位四十八岁,
 
执手相谈,甚欢之余,王守仁开心地答应在这十二幅画上题字。他从早上到黄昏一口气写下,
以「山静日长」文章,
 
分段为十二小文,
呼应每一幅笔墨山水意境。
  王守仁在书法造诣可称是明代四大家之一,作品以行草为主,
 
他在这十二幅画作挥洒,抒发俊爽之气。而反观唐伯虎,却在〈山静日长〉文字阅读与绘画回应,
 
得到了疗癒,对生命的自在,多了真诚的理解与实践。
  我不想在此列出这篇〈山静日长〉原文,
 
却是盘点作者在文章里,字里行间出现关键字的恬淡态度,
「一段小文字,一则生活小事」,看似孤寂的日常,
 
却是精神丰富诗意飞扬:  第一幅:午睡初足;
 
  第二幅:随意读书、史与诗;  第三幅:从容步山径;  第四幅:坐弄流泉,
漱齿濯足;  第五幅:欣然一饱山妻笋蕨;  第六幅:弄笔窗前;
 
  第七幅:兴到,
则吟小诗;  第八幅:再烹苦茗;  第九幅:展所藏的法帖、墨迹、画卷欣赏;
 
  第十幅:倚杖柴门之下看夕阳晚霞;  十一幅:在溪边与老叟闲谈;
  十二幅:听听牛背笛声……日子平凡、平淡,却是诗心洋溢。
  养心,是自我心理建设的大工程,
与其等待国家机器、社区大学或是慈善基金会创建设立,开办种种微学分供人进修,不如先在自己的内心「建校」吧!
 
自己预习未来老年孤独、独居生活、失智退化,自在享受老後年华。
  一个人的旅行,
是仪式、  寻找、等待,也是学会自  由进出孤独的方法  一个人的旅行,有时是自由的起点,我们一边「寻找」,
一边「看见」,
眼睛扫描着所有的人间风景,
 
脑海爬梳着所察觉的整体生命意义,
 
头顶有时会飘着几朵「人生哲理」的文字云,这是敏感旅行家的优势,也是让人羡慕的。
 
  一个人的旅行,可以培养「自在与诗心」,
从时间管理到孤独练习,从诗心萌发到孤独管理。
我以为,一个人的旅行,可能是第三次「重生的契机」。
  第一次出生,
离开母亲的子宫;第二次出生,则是青春叛逆期,
 
我们离开了父母亲的思想子宫;第三次,不管年轻、中年或是资深中年,
 
透过一个人的旅行,
那将会是一种仪式、一种寻找、一种等待,
 
我们将学会自由进出孤独。